文章內容

國務院處非辦:P2P風險下降 非法集資開始下鄉進村

發布時間:2017-04-26

4月25日的防范和處置非法集資法律政策宣傳座談會上,防范和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(處非辦)主任楊玉柱表示,2016年非法集資案件數和涉案金額近年來首次出現雙降,但積壓案件較多,化解處置壓力大。此外,非法集資還出現了“下鄉進村”等趨勢,需進一步排查處置。

 

根據聯席會議辦公室統計,2016年全國新發非法集資案件5197起、涉案金額2511億元,同比分別下降14.48%、0.11%。前兩年案件集中爆發、急劇攀升的勢頭已經有所遏制。

 

但處非辦也表示,形勢依然嚴峻,案件總量仍處于高位,大案要案頻發,風險隱患大量積聚,各地存量案件化解緩慢,新發案件不斷積壓,化解處置壓力較大。

 

從區域上看,處非辦表示,區域性風險集中,蔓延擴散速度加快。2016年,法案數量前十位省份合計新發案件3562起,涉案金額1887億元,分別占全國新發案件總數、總金額的69%和75%。跨區域案件增多,并快速從東部向中西部地區蔓延。

 

在行業方面,民間投融資中介機構仍是非法集資重災區,大量投資咨詢、非融資性擔保、第三方理財等未取得金融牌照的機構違法開展金融業務活動,此類案件占非法集資新增案件總數的30%以上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P2P網絡借貸案件增速回落。隨著互金專項整治工作的不斷深入,風險水平下降,但是存量風險大,非法自融、設立資金池、非法挪用資金等違規經營問題突出,P2P風險化解尚需時日。

 

“下鄉進村”成了非法集資的新趨勢,一些地方的農民合作社打著合作金融旗號,突破“社員制”“封閉性”原則,超范圍對外吸收資金;有的合作社公開設立銀行式的營業網點,大廳或者營業柜臺,欺騙農村群眾;有的投資理財公司、非融資擔保公司改頭換面,在農村廣布“熟人業務員”,虛構高額回報理財產品吸收資金。

 

而在犯罪手法上,花樣翻新,欺騙誘導性更強,犯罪分子假借迎合國家政策,打著“經濟新業態”“金融創新”等幌子,從商品營銷、資源開發、種植養殖等“實體經濟”向理財、眾籌、期貨、虛擬貨幣等純粹“資本運作”轉變,消費返利、養老投資新型犯罪層出不窮,互聯網+傳銷+非法集資模式案件多發。

 

楊玉柱表示,正在研究和起草《處置非法集資條例》,賦予地方人民政府對非法集資活動的行政查處權力,解決地方人民政府有責無權、依據不足、手段缺乏等突出問題,使非法集資法律界定清晰化、職責分工法定化、查處主體特定化,實現對非法集資全鏈條、穿透式綜合治理。

 

他透露,目前《處置非法集資條例》送審稿已經征求地方和部門意見,法制辦會同銀監會正在根據反饋意見進行修改完善。

 

另據處非辦,2016年處非辦向相關省市、成員單位發送風險提示函近百件,提示預警線索近300條,排查出近百條互聯網高收益理財產品信息,為期6個月的全國非法集資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中,各地共摸排各類機構62萬家,發現并處置風險線索1.1萬條,印發《非法集資舉報獎勵辦法》,發動群眾監測預警,全國23個省(市、區)出臺了非法集資舉報獎勵實施細則,2016年共接到舉報線索1200余條,獎勵17萬余元。

 

此外,處非辦部署了去年5-7月開展涉嫌非法集資廣告資訊信息排查活動,期間處理全國涉嫌違法廣告2316家,下達責令整改通知5250份,立案查處涉案犯罪企業507家,罰沒2228萬余元。

 

“我們將進一步加強對融資類廣告的管理,推動加快出臺金融類廣告正面清單和負面清單,明確金融機構以外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發布任何融資類廣告,力爭從源頭上鏟除非法集資土壤,”楊玉柱表示。

 

今年5到7月,處非辦將繼續組織各級政府開展涉嫌非法集資風險專項排查活動,對投資咨詢、財富管理、第三方理財、擔保等投融資中介機構,網絡借貸平臺、第三方支付、眾籌平臺等互聯網金融行業企業,私募股權投資、電子商務、租賃、房地產、地方交易場所等行業企業及關聯企業,各類涉農互助合作組織、養老機構、民辦院校等重點領域、主題,開展全面風險排查。

浙江福彩网